坚持产粮细水长流

盖勒特和他的灵魂

著/荼白
设定:hp世界观,童话(?)向
cp:GGAD
*王尔德童话《渔夫和他的灵魂》(伪)AU
*私设如山
*BGM:《择日疯》
*感谢海狗老师的神仙长条提供了部分灵感
#混乱##渣文笔##尬写#
以上。

1.
        盖勒特第一次遇到阿不思是在一个暴风雨刚歇的早上,天空是青灰色的板结,像是一块坚硬的沉积岩,隐隐透出眩目的白光。
        盖勒特挥舞魔杖。
        沉寂的海域开始沸腾,珍珠似的泡沫从深海涌上,带出一串游鱼的吐息。
        他坐在海滩与海岸交接的礁石上远眺,百无聊赖地看着惊起的海鸥惊惶地扑扇着翅膀,又渐渐趋于平静。
        “姑婆家的日子真是愈发无聊了。”金发少年抿抿鲜花般明艳的嘴唇,郁郁寡欢地将腿伸下,感受着带着寒气海水的波澜。伊格诺图斯的坟墓至今仍未找到,征服死亡眼见得遥遥无期。这一切都足以令意气风发的少年索然无趣。
        “嘿。”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从盖勒特脚边响起。少年惊诧地猛然收回双腿,改为跪坐的姿势拔出魔杖指向水面,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浪花里的动静。
        一朵美丽的红褐色海藻伸展开枝条浮出水面.......盖勒特终于看清了:是一条人鱼的脑袋。
        这条人鱼在海面上仰视着他——在湿漉漉的空气中,他的红发便像是上好的中国丝绸了。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否可以停止魔咒?我的妹妹被吓着了。”那位人鱼微笑着,蓝眼睛亮晶晶的。“晴空下海的颜色。”盖勒特想。

2.
        迷失的人就迷失了,相遇的人会再相遇。盖勒特觉得,他与阿不思很久之前便应该相逢,他们思想碰撞的火花甚至都让他放慢了找寻死亡圣器的步伐。获得阿不思的无与伦比的力量,比早些拥有威力强大的武器更加迫切,很明显,是一门只赚不赔的买卖。
         这条人鱼与他之前在德姆斯特朗见过的所有同类都更加与众不同——或者说,除了他,所有盖勒特所见的魔法生物都变得不值一提,甚至包括有些巫师。
        阿不思聪明,傲气,又彬彬有礼。他广博的学识远超盖勒特的想象,涉猎的书籍从高深的变形术到晦涩的炼金术。盖勒特曾经问他,是否所有人鱼都会英语。阿不思咯咯地笑起来,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他快活地弯起蓝眼睛,白皙的上身一颤一颤,半是自信半是骄傲地回答:“当然不是,盖尔。我更年轻的时候可是在霍格沃茨上过学的——对,就是英国那座魔法学校,我在黑湖里呆了整整七年。如果你随便找一个霍格沃茨在校生询问那位刚刚毕业、神秘的年级第一保持者,毫不自谦地说,你一定可以听到“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大名。”
         于是盖勒特也大笑起来,他倾过身去,在人鱼耳边咧开嘴,一头金发被咸腥的海风吹得桀骜不驯:“带我走进你的生活吧,阿尔。我已经迫不及待想与你在一起了。”

3.
        “所以你准备好了吗?盖勒特。”年轻的人鱼有些紧张地看着他的挚友,一向平稳的声线明显压抑着颤抖——却又隐含一丝兴奋。
        “得了吧,阿尔。”盖勒特饶有兴致地注视着面前的少年,将他这少见的表情仔细封入回忆,咧嘴调笑,“能够这样,难道你不高兴吗?”
        他如愿以偿地看到阿不思脸红了。接着盖勒特没有再给手足无措的好友更多支支吾吾、不成句段解释的机会。
        他凑上去,给了人鱼一个吻。

4.
        “所以,你在没和家人商量的前提下,就将自己的心给了他,还把他带到自己的海域来?”阿不福斯——邓布利多家的二儿子,一条长着乱糟糟红发和粗犷五官的人鱼低声朝自己的哥哥怒吼。
         “不,阿不福斯,你冷静一下。盖勒特只是来看看,不会攻击我们的,他是我的朋友。”阿不思拉住弟弟的手臂,轻声,却不容置疑地解释,试图安抚弟弟迸发的怒火。
         “哦?”阿不福斯闻言,绷紧的面部稍稍缓和,在阿不思希冀的目光中挑起一抹冷笑。“他的蓝眼睛凌厉得像坚冰。”盖勒特想,“而阿不思的眼睛永远不会这样。”
        “所以——究竟是什么朋友能有资格让你撇下生病的妹妹,整日与他厮混?又是怎样的朋友,能够吻你的唇,用你那从不为人打开的傲慢的心弥补自己残缺的灵魂,我亲爱的哥哥?”
        “阿不福思,我——”
        “够了。”盖勒特从阿不思身后走出,慢慢抽出自己的魔杖,“你究竟想怎样,你这个——”
        “盖勒特!”
        “哈,是的,我就是想带他走——不,是我终会带他走。”金发少年一步步走近另一个邓布利多,轻巧地勾起唇,恶劣地大笑。阿不思感到毛骨悚然,这样的盖勒特是他从未见过的,有别于平日里总是热情似火,又有丝天真残留的少年,像地狱里钻出的撒旦,对世人露出轻狂讽刺的笑靥。
         “你应该感到光荣,感到骄傲与庆幸,扬起你那粗鄙的下颚,冲这片深海露出傲慢的讥笑吧。你的哥哥被历史选中了,他将因他超人的才识成为一场光荣革命的领袖。你不能阻止,你无法阻止,一旦我们的革命成功了,你们人鱼也将受益。不再需要隐藏在永夜的海底,去看看陆地的阳光,听起来是不是很棒?哎呀,对了,你们不是有个被麻瓜折磨疯了的小妹妹么,她可以尽情地为自己所承受的一切向那几个麻瓜复仇。你说,她那病态苍白的脸上,会不会露出大仇得报的笑容呢?”
        一道红光直冲盖勒特而去,少年轻松挥出一道屏障,将那道咒语在半空中硬生生改变了方向,向施咒者击去。阿不福斯狼狈地向后倾倒,勉强擦着发丝躲过了咒语。
        “不许——这么——侮辱——安娜——”他像公牛一般喘着粗气,一双蓝眸恶狠狠地瞪着几步外如魔鬼般厉笑的少年。
        盖勒特收起笑容,唇角一瞬间的抿紧,勾勒出雕像般俊美的五官。
        他握住魔杖的白皙手腕轻轻抖动。
        “不,盖勒特,不——!”

         

5.
         “那是一场撼天动地的决斗。阿不思为了阻止盖勒特对弟弟抛出的钻心咒,被迫站在爱人的对立面,用自己高超的魔法,试图在事情滑向最糟糕的境地前阻挡时代的滚滚车轮。”
        “但冰冷的深水又怎能容纳炽热魔咒的交接碰撞?天地间风起云涌,鼓动的海水发出凄厉的怒吼,将决斗的三人卷入命运长流。”
        “决斗以邓布利多家妹妹的死亡将阿不思一生的爱恋仓促收尾。无辜又乖巧的小阿丽安娜,被一道无主的魔咒夺取了生命。她向海底仰倒而去,柔软的金发四散开来,鬓角还别着总是匆匆忙忙,但面对她出奇温柔的大哥折下的雏菊。”
         

5.5
        “然后呢,爸爸?”
        “盖勒特被愤怒与欲望冲昏了头脑,他逃走了,匆匆离开的背影同时也带走了阿不思的心。”
         “失去了心的阿不思,灵魂收到毁灭性的打击。从此遥遥离开海底,让那两个月的记忆风化腐烂在不得见光的深海。”
         “他于两人初见的礁石边上岸,变形术重塑的双腿孱弱无力。阿不思的脚印歪歪斜斜,却再未回头。”
        “后来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成为霍格沃茨教授,作为魔法部最后的王牌打败格林德沃;成为校长,为打败第二任黑魔王牺牲。他的学生们将他葬在海边,青空下,蔚蓝色的海洋一如阿不思潋滟又深邃的双眸。”
        “那么,盖勒特呢?”

6.
        “他来了...他总会来的。我知道。”
        “不用抱有期待;不用思考那位即将在暴风中腐朽的老囚,是否会迈出既定的一步;以自身和学生们的坟墓为赌注,不用在意自己的白衣鲜血淋漓;甚至不敢细想,那个荒唐的死敌,为何会甘愿以枯瘦之躯,在最后,毫无意义地、愚蠢地死在他的墓前。”
        “我知道,我都清楚得很。”
        “真像你啊,邓布利多。”

         

        盖勒特站在海边。
        天空是铅色的暗灰,苍白又晦涩。空气湿淋淋的,正是独属海港阴郁的天气。
        咸腥海风灌入盖勒特的鼻腔,呛得老人连连咳嗽。沙滩上的风有点大,让这骨瘦如柴的单薄身影显得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要从这松软潮湿的沙石一直跌落到地狱里去。
         那位英国校长的墓碑就立在这里——漆黑的海岸,只有轻轻拍打的潮汐一如那人生前温柔的吐息。
        历经半生,一个世纪前的那位红发少年终于魂归故里。

        “它在哪——你知道的。它在哪,回答我——格林德沃!”
        “……”

        “盖勒特。”
        ……耳鸣还是海风。
        “盖勒特。”
        老人倏地回过头去,一条红发的年轻人鱼从礁石边遥遥望着。咧着嘴,欢笑着朝他挥手,带着长子的沉稳与独属少年的天真活力。
         他拥有碧海似的蓝眼睛。

        “你来了。我想你会来的……总有一天。”
        “但是你此行毫无意义。我从没拥有过它。”

         老人僵住了。
         他骷髅般的残破身躯开始颤抖。
         这个虚弱的老囚踉跄着奔跑起来,眼泪从混沌的双目中溢出,滚烫的,在沙地上溅起窝纹。

         “杀了我吧,伏地魔,我很高兴去死!但是我的死不会带来你所寻找的东西……有很多东西你不明白……”
  

        海风撕扯着老人的身形。暴雨降下,将他浇得透湿。大海开始咆哮,地面都震动得厉害,海底的沉船、碎石、沙砾,被旋转着卷上,在黑色海水的波涛汹涌中随波逐流。
        盖勒特向人鱼狂奔着,皱纹一道道从干瘪的脸庞褪去,阳光般灿烂的金发蓬勃着,正如一百年前夏日的缩影。
        他终于赶到了红发人鱼的身边,将他紧紧揽入怀中。
        “盖勒特,盖勒特。”他听见胸腔里那颗沉寂了一百年的心伴随着湿漉漉的吻苏醒了。1899年的少年轻声唤着他的爱人。

        “杀了我吧!你不会赢的,你不可能赢的!那根魔杖决不会,永远不会是你的!”

         沸腾的大海翻滚着吞没了这对爱人。金发少年抱着阿不思沉入深海,一串气泡从海里溢出,很快又在浪花的磅礴中被碾碎,消失得无影无踪。

          

7.
        “爸爸,我以为所有的童话都是以王子公主幸福生活在一起的Happy ending。”
         “等等阿不思,这页的封底还有两行。”
         “少年们的故事于海洋中永恒。”
         “第二日,在这座默默无名的海边小镇,晴空下的沙滩上,开出了一朵馥郁洁白的鲜花。”

评论 ( 12 )
热度 ( 61 )

© 荼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