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产粮细水长流

基阳红生活情景剧

*又名《论怎样在死后追回前男友》
著/荼白
*就想写点开开心心的
*ooc对话流
*真的不虐。不甜不要钱
*大概是基阳红打打闹闹的脑洞合集
*有亲世代串场
*接hp7哈利和阿不思的谈话
*BGM《The end of August》

1.6:30am.
国王十字车站。
白雾开始渐渐散去,高大的多利克式柱子和洁白的穹顶影影绰绰。阿不思仍然站着,阳光从四方涌来,他轻轻呼吸,看着光影随自己的吐息流转。
浮沉半生,阿不思忽然想到岁月静好。
“其实你并不否认我们共同的理想。”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阿不思没有转身,好像自己一直都再清楚不过那位老人从十六岁到一百一十四岁的点滴。他略微思考了一下,缓缓道:“事实上,本质大概如此。但你知道,哈利才十七岁,我们得考虑到他的理解能力。”
“但我和你讨论这些的时候才16岁!”
“盖勒特,如果你是想让我表扬你的话——”
“没有的事!”

2.7:00am.
“盖勒特,你为什么还不回自己的房子。”
“我没有房子。”
“不你有的。在这里每个人都有,从这条街向左转,最后一栋。”
“我不会去的。”
“你已经一百一十四岁了盖勒特,试着做一百一十四岁该做的事。譬如自己住一屋。”

3.7:30am.
“你怎么又回来了?!”
“哼,”坏脾气的老人将自己的行李重重往阿不思家的地板上一摔,粗声粗气地开口,“你真该好好管管自己的学生了,阿不思。”

4.9:00am.
“教授,事情是这样,我和詹姆当时正在用爆炸咒击落改装的噼啪爆炸牌——就是韦斯莱家那个小子的新发明,在空中飞来飞去,被咒语击中后可以计分。结果我快赢了,詹姆有点着急,就一个手滑——”
“我向您发誓,教授!我觉得一个普通的爆炸咒不能把房顶掀翻!他一定是有预谋的!”詹姆急匆匆地插话,好像迟一秒这位学生时代的老师便会怪罪于他似的。
被打断的小天狼星点了点头——他看上去一点也不着急,反而带着好整以暇的幸灾乐祸:“而且当詹姆目瞪口呆时,他就从一旁的灌木丛中慢悠悠站起。”
“他甚至连行李都收拾好了!他一定是图谋不轨!”
“尖头叉子,”小天狼星笑嘻嘻地揽住好友的肩膀,“这下你可以在饭桌上吹上几百年了——我炸过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屋子!”

5.11:00pm.
“我想过很多次,如果我先你而死,我一定要变成幽灵回来,紧紧跟在你身后,把你偷藏的柠檬雪宝都吃光。”
“盖勒特,我很遗憾,幽灵是不能吃东西的。”
“——我会不停给你捣乱。我敢打赌,如果我在你身边,你绝对无法找到你的羽毛笔,那什么复活石你更是想都别想碰到。”
“如果我以十六岁的样子出现,说不定还能吸引你的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学生。”
“抱歉,我是真有点生气了。你真是太恶劣了,盖勒特。而且还有点烦人。”

6.1:15am.
“盖勒特,请你不要把我抱这么紧,你知道,老年人的筋骨都不太好。”
“阿不思,对不起。”

7.4:30pm.
阿不思被鸣笛声从书本上惊起,他朝街道看去。
盖勒特在鸣笛。
盖勒特坐在摩托车上鸣笛。
盖勒特坐在小天狼星的摩托车上戴着墨镜叼着玫瑰花鸣笛。
阿不思看了看盖勒特,又看了看自己家房门。
坐在小天狼星的摩托车上带着墨镜叼着玫瑰花鸣笛的盖勒特好像是来接他的。

8.4:45pm.
阿不思走出房门,他能听见邻居们兴奋的窃窃私语和莉莉.伊万斯的尖叫声。
盖勒特得意地望向他。
“如果你头上还有点毛发的话,我觉得你会更英俊的,盖勒特。”阿不思真诚地说。

9.5:00pm.
“我们去哪?”
“你想去哪?”
“那就随便走走吧。”
阿不思坐在后座上,感到盖勒特又加快了速度。他们在乡野的田地间一路狂飙。旁边是金黄的麦田,正前方是巨大的夕阳。
阿不思感觉自己蓬松的白胡子被晚风吹得粘在脸上,痒痒的,他想起盖勒特的老寒腿。
“也许我们应该买一辆老爷车。”阿不思想。
但现在无需考虑这些,银发老人只需张开双臂拥抱住盛夏的清风和晚霞。
毕竟他们的日子还很长。

10.7:15am.
“阿不思,恕我直言,土黄色的袜子实在太丑了,你真应该把它们扔到垃圾堆里去。”盖勒特眉毛拧作一团,恶狠狠地用叉子叉穿了一个撒满糖霜的土豆。
阿不思眼皮都没抬一下,他淡定地喝了一口加了太多蜂蜜的牛奶,头顶的星星睡帽一闪一闪:“很抱歉打断你盖勒特。但你认为我们这样瞎扯淡的来来去去得继续到何时?”
而盖勒特在九十八年六个月零一个日日夜夜之前就准备好了答案。 
"永生永世!"他说。

评论 ( 6 )
热度 ( 93 )

© 荼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