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产粮细水长流

I found you

著/荼白

*灵感源于去年冬天桃媚老师的图图,老师当时给我递笔,没敢接,今天趁着预告火候短打,神仙原图介里

*梗源《星际穿越》

*完蛋只会大白话了

 

 

阿不思侧耳倾听着门内的动静。

夏日的清晨在稀薄的阳光和蝉鸣中渐渐苏醒,书房老旧的木门微微掩着,当被阿不思用肩膀抵住试图让其洞开时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悲鸣。

“安娜?”阿不思探进自己打理整洁的脑袋,迟疑着环顾四周,寻找自己不见踪影的妹妹,手里仍稳稳端着四溢着香气的餐盘。窗边的纯白帷幔被湿漉漉的晨风撩起,不时有飘落的雀鸟好奇地向内张望,一切都显得如此祥和,一如他昨天离开时的模样。除了——

“嗨,阿尔。”他金发的小妹妹从地上的一堆大部头书籍后冒出,平日里柔顺的发丝乱蓬蓬的,显然也是刚刚起床,但她那双祖传的清澈的蓝眼睛却放射出一种不同往日的兴奋的光芒。

“快来看,”她朝自己的哥哥唤道,“我发现了什么。”

“Far from G.”歪歪斜斜的墨点组成了一行文字,自己最喜爱的镶花玻璃瓶的遗骸正可怜巴巴四分五裂地躺在满是污渍的地板上——阿不思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想为说服那些老书,去除他们书页上的墨汁究竟需要多少工夫。

他浅浅地皱了皱眉。

“这是什么?”

“一个预言——或是警告,我想。”安娜坐在一地狼藉上,抬起碧蓝的眸子小心试探着哥哥,“今早我放回故事书时不小心弄掉了一些书,书又带下了墨水瓶,然后——对不起阿尔。”

“我是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安娜?”阿不思牵出一个微笑,弯下腰,抚平妹妹额角翘起的碎发,“既然这位看不见的幽灵先生费劲千辛万苦传递给我们这条信息,那它又代表着什么呢?”

“嗯——”安娜困惑地蹙起眉头。

“我想是让你的兔子巴比蒂远离她的呱呱木桩,”阿不思边说边将安娜高高举起,让她能够到最高的那级书架,“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现在,把你的故事书放在最高的这一层吧,幽灵先生看不到这里,你的兔子就可以继续安全地住在树桩里啦!”

 

 

 

阿不思.邓布利多向后仰去,平静地看着1899年溢满阳光的书房迅速变得遥远,扎成整齐的一束的白胡子在真空中四散,像是盛夏夕阳中芦花的纹路或是某种深海里拖着长翼的游鱼。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是我闭上眼睛,假装自己看不见。”头顶上那位穿着星袍的自己对有着清澈眼神的男孩说。

“我假装自己看不见他的有些东西,而后来正是这些酿成大祸。”

的确,现在只要他一转身,便可以同时看到周围用金絮穿成的无数个平行世界里,自己走进,蹲下——又关上门。阿不福思对格林德沃的吼叫和后者魔杖劈开的凛冽空气从四面包围,于这个不知名的漆黑空间回荡。有的魔杖放出的是炽热的红光,而有的,是更加不祥的阴森的绿光,有的阿不福思朝前倒去,有的还吃力地挥舞魔杖进行无力的反抗和抵挡,自己怔怔地站在一边,或满面泪痕,一如多年后湿冷的岩洞——“冲我来吧,求求你,都冲着我来吧!”

然后门开了。

“哥哥?”

他匆忙地转身,一不小心被打着褶皱的衣角狠狠绊出几米,但还是没来及拭去眼角的泪光。

“安娜!”

 

 

他与黑暗同行。

一路上,阿不思途经了许许多多的世界和许许多多相似又不同的时光,喜剧和痛悔同时上演,高潮和失落同时发生。击败格林德沃的,有时依旧是1945的凛冬已至,有的则是一个料峭的寒春。但他来不及回头,真空里时间的旋流带起的疾风刮得过为迅猛,他急着去确认在这世界的边角属于他落地激起的最后一点余音。

 “杀了我吧,伏地魔,我很高兴去死!但是我的死不会带来你所寻找的东西……有很多东西你不明白……”

“杀了我吧!你不会赢的,你不可能赢的!那根魔杖决不会,永远不会是你的——”

 


“阿不思。”

“阿不思,阿不思。”

暗夜的臂膊终于勾住了他的颈项,将他拖入时空的洪流,这时,他看到一双有力的、独属少年的手向他迅速伸来,猛地抓住了他的衣袖。

他在被黑暗淹没前只记住了那只近乎刻薄、却与自己相似的蓝眼睛。

 

 

 

“阿不思。”

“阿不思。”

“阿不思,阿不思。”

他吃力地试图活动了下身体,示意自己听见了。酸涩的眼眶,近乎虚脱的身子和支持自己的硬邦邦的地板,这个场景他太熟悉了,熟悉到他甚至不用睁开眼睛便知道夏日终结强弩之末的凄冷阳光透过破碎的玻璃将他整个人都割得支离破碎。

但这个声音他从没在这个时候听过,这不对。带一点急迫,带一点懊恼,又带一点因少年的气盛高傲而藏着掖着不愿表露却如此清晰的后悔。

“阿不思。”

他曾眼见过无数种可能性,却独独没想过,他可能会回头。

“阿不思。”

他睁开眼,有些惊异又不出意外地在对方幽蓝的眼中探到反射出的同等惊诧。

年轻的身体里住着一个苍老的灵魂。

他们什么都没说,只是彼此交换了一个紧紧的拥抱。



————————————————————————————


一点作者的小声bb:

为了写本文向母上发了毒誓,此后可能行踪更加诡秘莫测,诸位姐妹等我,三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什么。)


评论 ( 3 )
热度 ( 74 )

© 荼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