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产粮细水长流

【原创】乌托邦:寻找云上孤岛

著/荼白


此条作为段子楼长期更新


所以在《孤岛》写完之后,有关自己鹅子的正文就完结惹!想在这里做个小总结。还没看且有兴趣的旁友可以按这个顺序刷:《寻找》(简要介绍世界观的引子)☞《云上》(主要介绍在沈家面临转折点时的三鹅子零和四鹅子阿May)☞《孤岛》(主要介绍在沈家面临转折点时的大鹅子沈十安和二鹅子沈钧)。下面内容如果没看过三部正文的旁友建议暂时不要观看,以免剧透。

 

 

接着把自己可能没在文章中讲清楚的事儿简单提提,因为不断的完善和展开,可能与半年前发布在空间的不大一致。

世界观与剧情背景概述:

在机器人叛乱后的几个世纪里,人类为了达成既安全不会威胁自身又高效的目的,发明了通过将芯片植入人脑,进行不含感情的机械运算的方法来提高效率。但这种非人道的做法遭到四个家族的强烈反对,迫于社会压力,这些家族选择隐居来保存上个纪元的人文与温情。后来由于政府的围剿等原因,其他三个家族逐渐没落,最后只剩下沈姓一家。

“他们就像生活在“那一半世界”。”

沈家为了自保,沈家的大小姐,也是沈十安、沈钧的亲姐姐,作为生物工程专业、辅修人工智能的天才科研人员,通过改写基因改写了自己父母的试管婴儿,又通过将他的整个大脑用计算机CPU代替,制成了一个各方面性能超群且拥有情感的AI。由于这个婴儿就像天降的振兴沈家的谋策,取名沈天策。

“比起被称为“新纪元的AI之母”,我更愿意被称为“沈天策的姐姐”。”

后来十安的姐姐意识到随着天策的长大,他对政府那边的生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认为天策应该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否则将他强留在此只是无意义之举,于是将他偷偷送出了沈家,并将他在沈家生活过的具体记忆暂时封存。十安的姐姐因此收到舆论的强烈指责,并在与父亲大吵一架后决裂。由于多年的身体透支,她在天策离开后不久便病逝。

天策在沈家时十安已经出生,在他离开后,为了制造出一位他的替补,十安的父亲打算再造出一个AI,因为此时十安的姐姐已经病逝,所以只好委曲求全,计划再生一个儿子,在他们成人时准备比赛来决出家主(胜者)和半AI(输者)。沈钧由此出生。后十安的父亲外出时发现被灭族的另一家族后裔,将其带回沈家,取名“沈玥”。十几年后,沈钧自愿放弃家主之位,成为半AI,失去所有感情,由于“保护时代”的指令太过笼统,所以他的中心指令就是“听从十安”,十安也从此被道德感束缚。

 

 

最后把自己发在空间的段子汇总一下。

1.十安和沈钧

“他是旗帜,他是他的剑。”

(1)[十安视角]

我盯着录像里的沈钧凌厉地转身,闪避,进攻,浑身肌肉舒展如猎豹,一名政府军人倒下了,他的头颅被沈钧的子弹击中,诡异地扭曲着。一双温热的手从身后轻轻捂住我的眼睛,挡住了那些四处飞溅的液体。“哥,别看。”我用颤抖的手心覆住他的,感到浑身冰凉,冷汗直冒。如果沈钧是我们的敌人,我会为他感到恐怖,深深的。

 

(2)[沈钧视角]

“你这样将你哥护在身后,真的是明智之举吗?你真的可以隔绝一切血腥与黑暗,将后背留给在净土生长起来的废物吗?”

“每一个年代总是需要有这样的人。不能够所有人的手都粘上鲜血。总得有人,他的手是干净的,他的眼神纯粹如早春新雪,他的笑容不带私心,他的眼睛像夜空的星辰,看得到黑暗,却依旧熠熠生辉,他心怀慈悲与善意,相信爱的力量。”

“我将未来与希望交给他。”

“是为了保护这个时代的光。”

 

(3)[阿May对十安的评论]

“沈十安他首先要成圣,然后才可以为人。”

“他的存在就是面旗帜,是统领反抗者的标杆。”

“如果有一天,他失去了这种圣人的光芒,那么他将连凡人都做不了,因为他的价值就在于此。”

“沈家的家主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十安之所以强大,也是因为这一点。他和沈钧合起来,才能够掌控这份权柄。”

 

(4)[关于沈钧]

“因为内心坚定所以眼神刚毅,因为目标明确所以不会为外物动摇脚步。”

 

(5)[关于十安地狱里的博格特]

年幼的沈钧站在地狱的岩浆之上,面无表情,眼神凄凉又怨恨,轻声对他说:“哥哥,是你杀死了我。”

你是我的盾与利剑,也是我最初的梦魇。

 

(6)[我的评论]

“如果圣人是被迫无私的,那么他还值得憧憬吗?”

“值得。”

 

2.零(沈天策)和阿May(沈玥)

“愿鲜花在你枪尖盛开。”

(1)[一个现代pa]

在零当上警官之前其实经历过一阵小警卫值勤的日子。

那天下着瓢泼大雨,他百无聊赖地坐在警亭里,看着雨滴随着秋风的叹息从废弃水泥大楼的锈蚀骨架上跌落。

就在这时,一双修长的手推开紧闭的玻璃门,伴随着外边的雨光与寒意,一位银发青年窜了进来。他捋起湿漉漉的鬓角,抬眼,勾起唇角,冲他轻快一笑:“嘿,雨可真大啊。”

 

他就这么突如其来匆匆忙忙地闯进了另一个人的生命里。

“也许我当时应该向他要联系方式的。”零后来想。

但没有人教过他怎么向人要电话号码。

就像没有人告诉他“爱”是什么。

 

(2)[关于现代pa]

想法大概是零是警官,阿May是某科研成果转化公司的负责对外板块的科研人员。

不知怎么总觉得零和阿May相遇的场景一定是潮湿阴暗的极端天气中不期而遇。

他们在电光中跳舞,踏着雷声波尔卡的拍子。

他们果决,美丽,充满希望与力量;他们有时轻率,有时冒失,但他们输得起。

毕竟他们还年轻。

 

 

3.十安和阿May(亲情向)

其实比起和自己的弟弟沈钧待在一起,十安和阿May待在一起时更显放松和快乐。因为沈钧为他自愿做出的牺牲,沈钧的出现总是时时刻刻提醒着十安自己肩上的责任,或是重担。“你是家主,你无资格疲倦,无资格失落。当众生啼泣时,你应保持微笑安抚;当焦躁与疑虑涌动时,你应做那稳重的靠山;当万物黯淡时,你要做那束光。”因此十安总是竭尽全力在沈钧和民众面前保持令人心安的平静与温和。

但在阿May面前不一样。与沈钧最大的不同,阿May拥有丰富的感情,他知道什么时候十安累了,知道什么时候他应该给他安抚,静静地陪他在正午的树荫下小坐一会,亦或是仅仅给他一个拥抱。


而十安对于阿May也是具有非凡意义的。如果说有那句话改变了阿May的一生的话,那一定是十安的那句“有花香。”(似的那一段写的是阿May和十安)阿May衣衫褴褛沾满鲜血地被十安父亲领着来到沈家时,刚受到家族灭亡,亲眼看到家人被杀死的重创,个人是非常封闭和哀伤的。所以当看到栀子花散落满天,他说悲伤地说:“它死了。”

但是,十安笑着牵起他的手。

“有花香。”

之前发过一首诗:

“你所赠予我的一切,

都是光明,

仅是光明。”

其实指的是十安和阿May。

他们是真的惺惺相惜。


------------------------------------------------------------------

是向附子太太约的美腻人设图!


十安和沈钧



零和阿May

评论
热度 ( 3 )

© 荼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