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产粮细水长流

1904

著/荼白
*第一次写作没用BGM...还是得推首歌,嗯。
*BGM《City of star》
*暴雪停课,完全没大纲,随手写写。
*n刷柠檬太太的《来自德姆斯特朗的十三封信》当心一刀无论多少次都疼,而且知道是刀后前面的糖也都成了刀子qwq
*献给新年的第一场雪

亲爱的阿丽安娜:
        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作为一个远离家乡的旅人,没有什么比收到家人的音信更让人快乐和感动了——何况这封信是如此的情真意切。说实在的安娜,当我拆开差点被雪冻住的信封并看到你不甚整洁却如此可爱的落款时,我的眼圈红了——因此收到了盖勒特不太友善的嘲讽,但是没关系,我现在深深地怀疑当年认为家庭是累赘的青年究竟何等愚蠢。因为在与你和阿不离别后,梅林知道我有多思念你们,这时我才发现你们是我心里、与我这个个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我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和盖勒特的安全问题。诚然我和盖尔所做的事在旁人看来可能很危险、甚至有点疯狂,但我认为我们能够保护自己(估计阿不要失望了,盖勒特到目前为止还是完整的,他的小命也没丢)。

        我们现在抵达了欧洲大陆上一块极北之地(真抱歉盖勒特不让我告诉你我们的具体方位,他说阿不会立即通知魔法部奥罗行动司,用某个不知所云的理由把我们逮回家),如果你亲眼所见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的。这里的雪几乎一直漫到我们的腰部,估计足足有三英尺深,如果不用魔法开路的话我们简直寸步难行。天空和雪地一样白茫茫一片,只有远方灰蒙蒙的树林提醒着我们天空和大地的分界。雪地里是很少有动静的,鸟儿们似乎都销声匿迹了,只有偶尔从厚厚的积雪下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盖勒特几次想扒开雪来瞧瞧那究竟是什么动物,但我告诉他我不想看到他从雪地里扒出一头熊,即使是我被从睡梦中无缘无故地唤醒也会发怒的。盖勒特的表情看起来他一点也不在乎扒出一头熊或其他什么东西——越危险越好,因为这往往意味着它更有价值。但最终他在我的目光下屈服了,独自生着闷气一声不吭地往前走。不过他的赌气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我们在一株高大的雪松下发现了一头挪威脊背龙。她在树林间的空隙里安静地睡着,黑色光滑的鳞片在雪后亮晶晶的微弱阳光下闪闪发光。她的呼吸粗重而绵长,偶尔打出喷嚏里的火星使正对着的那片积雪融化了,露出黝黑的、湿漉漉的土壤。如果也能让你看到这个场景就好了安娜,想想——在野外,一只拥有庞大身躯的、像一座小山似的巨龙,就在你面前不到十英尺的地方酣然睡着,这真是一个不多见的奇观。我和盖勒特都愣住了。接着,我听到他在我脑海里小声说道:“天哪,阿不思,幸好刚才我们没挖那片雪地里的东西,不然我们没准就不会见到一条睡龙了。”盖勒特显得很高兴,说实在的我也有些激动,但好在我的脑子在这样的狂喜下居然保持了可贵的清醒。“盖勒特,”我也小声用摄神取念在他的脑海里回复(那一瞬间我感到自己仿佛悄悄在课堂上讲话的学生,并差点儿为这个荒诞的联想笑出声来),“我们没有捕龙的工具,继续往前走吧。”于是,显而易见的,我激怒了这位旅途中唯一的伙伴,一天里的第二次。“阿不思,你这个傻瓜!”他用几乎像炸雷一般的声音在我脑海里咆哮出声。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花了许多嘴皮来劝说他放弃这次捕龙的行动——至少不是现在。最后我以“向梅林发誓,以格兰芬多的荣誉起誓,用美丽的小安娜的名义发誓等准备好一定会来这里捕龙”的誓言让他终于嘟囔着嘴从那条挪威脊背龙面前离开了。

        是的,我们没有忘记来这里的目的。虽然盖勒特一再说我应该在下一封信里直接给你一个惊喜,但我还是认为有必要提前通知你一下,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

        我们要有一只凤凰了,安娜。

        别急着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的阿不哥哥,安娜。我知道此刻你一定惊讶地睁大了你湛蓝的眼睛并从毛茸茸的兔子靠枕上一跃而起,急着追问我是不是真的。我确切地告诉你,真的,安娜,是真的。当纽特说他在北欧发现了一只落单的凤凰时其实我半信半疑,但昨天,就着夕阳的余晖,我和盖勒特看见了她——落在一株云杉上,金红色的羽毛像晚霞似的低垂,黑曜石般的瞳眸熠熠生辉,她这么美,就像是一团仙火在白雪皑皑的天地里歌唱。阿不思和盖勒特,两个自诩渊博的年轻人,在短短不到二十四小时内,像乡巴佬(抱歉安娜,请忘了这个词吧,我相信只是我写信那会有些激动)一样愣愣地站在原地。我想我们真是被幸运女神眷顾着,没见过这种美丽鸟儿的人们是不会明白一瞬间那种震撼的。我们像两位初生的婴孩,世界是如此广阔又莽远,只有温柔的阳光、火焰与歌声轻轻笼罩着我们。凤凰也看见了我们,她冲我友好地眨了眨眼睛,随即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来自这个神奇生物的善意是如此突然又迅速,我简直是手足无措,但盖勒特却很肯定地说那只凤凰喜欢我,他的语气酸溜溜的,可能是因为他错过了一条龙,而我却即将获得一只凤凰。即便我告诉他了不止一次我并不确定她是否愿意认我为主人,可能只是我们俩看花眼了,但是收效甚微。

        总之,这真是神奇的、如同在睡梦中的一天,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虽然我们眼睁睁地失去了拥有龙的良机(好吧,我承认我也有些遗憾),但是我们依然激动地难以入眠,也是拜这点所赐,我和盖勒特背靠背有幸欣赏了北欧特有的极光。我们相信凤凰并没有飞远,明天还会继续找她,希望下一次你收到信时是由一只凤凰送过去的。

        如果有不认识的生词可以问隔壁的巴希达教授,她也会喜欢这个消息的。

        新年快乐!也代我向阿不和巴希达问好。
                                                    爱你的阿不思
                                                         1904.1.1


       



        阿不思清醒着。

        他躺在床上,先是静静地看着雪花在霍格沃茨雕花的木窗外落下,清晨的阳光宁静得近乎透明。

        接着阿不思坐了起来,套上一件印着星星月亮花纹的长袍,领口的花纹平整,蜷曲的角度刚刚好。他漫不经心地跨过从床头上掉落的报纸,淡紫的衣角划过那条“格林德沃恐怖帝国再次扩张”的新闻。

        他走出门,冲每一位向他问好的学生微笑点头。

        城堡外的飞雪仍旧飘落。

        “今天的早餐会是什么口味的布丁呢?”

评论 ( 7 )
热度 ( 29 )

© 荼白 | Powered by LOFTER